動漫讓你帶著童心看世界

    兒時的《小蝌蚪找媽媽》《金剛葫蘆娃》,畫麵簡單卻是童年最好的陪伴;如今的《大聖歸來》,讓國人在吐槽多年之後終於在動漫中找到歸屬感和自豪感。動漫給了每個人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不分男女和老少。
在濰坊有這麽一群向往童話世界的探索者。他可能是你喜歡的動漫形象的創作者,第一幅動漫原畫就是出自他之手;他可能是一個其貌不揚的劇本編輯者,那些搞笑的段子、白開水背後掩蓋的生活小哲理就是出自他的奇思妙想;他也可能是一個動漫市場的探索者,維係一個動漫王國,他是背後默默無聞的推手……
動漫,是心懷希望的人對童話世界的最美詮釋和憧憬。帶著童心,一起去看。
動漫的世界是一個理想中的世界,它需要有情懷的動漫探索者來共同維護。
在濰坊為數不多的動漫探索者中,濰坊先知影視傳媒有限公司的葛曉鵬會告訴你,動漫不是簡單畫麵和對白的堆砌,不是動畫和影視的生硬融合,更多的是一種情懷。“我們團隊主營還是影視,動漫的創作隻是一個抱著美好想法的初次嚐試。”2013年年初,葛曉鵬心血來潮準備創作一部屬於濰坊人自己的原創動漫作品,到如今《濰小箏的奇幻旅程》即將上線,三年的時間、重重坎坷教會這位小夥動漫的世界是如何神秘莫測、奇幻玄妙。
“這部片子主要以濰坊風箏為線索,通過深入挖掘濰坊作為國際風箏之都的曆史文化內涵,由主角‘濰小箏’和她的夥伴們所經曆的精彩奇幻之旅,帶領觀眾領略濰坊各大旅遊景點……”對於葛曉鵬的團隊和合作夥伴而言,製作原創動漫最難的是原圖和劇本設計。“2013年開始我們收集各種素材,設計對白,一直到去年才開始製作。原圖很難,劇本也不簡單,我們大人永遠沒有孩子的有想象力。”葛曉鵬說,為了讓原圖更專業、讓人物對白更具童話色彩,自己特別聘請了北京的老師前來修改和督工。這部以三維建模為背景、以二維人物相結合的動漫作品雖在大家眼中還略顯稚嫩,但卻是一個有情懷的動漫人對理想世界的追求與向往。
動漫創作不是簡單靠拍腦門
除了技術、人才,一部製作精良的動漫作品還離不開源源不斷的資金支持。對於濰坊不少動漫愛好者而言,如果不能很好預見市場,那就意味著死亡。濰坊光核動漫文化有限公司的負責人張鴻韜成為了一個成功的動漫市場的探索者,簡單的動漫形象,製作周期較短、流行於各大網絡平台的MG動畫都是他的“菜”。
“其實很多成功動漫都是源於對漫畫的後期加工和製作,對於這個市場而言,網絡動漫形象設計會更有市場。”先前在北京一家動漫公司工作過三年的張鴻韜明白,製作動漫不是簡單的一拍腦袋決定,不是有技術有人才就可以,還得考慮市場和大環境。相比之下,網絡漫畫和MG動畫風險要小的多。
“現在網絡很流行的MG動畫就是動漫的一種,就像《飛碟說》,簡單的動漫形象加上精彩的劇本就可以實現。哪一個簡單的動漫形象會受大眾的歡迎,哪一個旁白會更耐人尋味……這一切都沒有規律可言,隻能去碰去探索。”創業兩年多來,張鴻韜帶領團隊創作了無數個動漫形象,將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對動漫市場的探索上。“我們的一個動漫形象已經被創作成動漫作品,不久就會上線從而產生市場效應。”在張鴻韜看來,一個受歡迎的動漫形象才有必要進行深入的加工、才能進行市場化運作。當然,一切的源頭來自於最初的探索。
動漫是一個正在成長的孩子
動漫隻是一種表現形式,製作人如何去賦予其有思想、有內涵的主題內容是很重要的。當然,深諳動漫市場發展的脈絡與商機,讓其能夠在市場中存活才是動漫產業發展的不二法門。在動漫市場紮根七年之久的山東AG8亚游集团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董事長鄂玉鵬對此感受頗深。

 

《嘻哈英熊》Duang~~Duang!!來襲


2009年,從小喜歡動漫的鄂玉鵬將創業目光瞄向了動漫市場。2011年,AG8亚游集团傳媒操刀的第一部動漫作品《精靈蘿卜娃》在央視播出,圈內沸騰。這時的鄂玉鵬卻漸漸意識到動漫產業發展商業模式不完善的問題。“那時政府有扶持政策,比如在央視上播出一分鍾可以補貼2000元,所以動漫公司創作的電影紛紛瞄準央視等電視媒體,如此以來電視渠道成了稀缺資源。”鄂玉鵬很快就發現,動漫漫長的製作周期、巨大的資金投入都是動漫企業發展的攔路虎。2015年,鄂玉鵬轉戰互聯網領域,通過新的渠道來敲開動漫市場的大門。
“傳統的動漫模式限製了動漫市場的發展,互聯網思維、大電影思維是一條新路子。”近期,鄂玉鵬帶領團隊製作的大電影《嘻哈英熊》即將在各大院線上線,瞄準國際市場的電視動漫《毛驢小偵探》也如期推進。具有動漫DIY功能的動漫APP,動漫形象包裝的“楂堆”食品,動漫就像一個經過精心培育之後開始慢慢成長的孩子,在鄂玉鵬手中大放異彩。
多因素掣肘濰坊動漫的發展
動漫描繪的是曼妙多姿的童話世界,但動漫產業的發展卻是背靠各地獨具特色的大環境,有來自資金、人才、市場等方方麵麵的掣肘和抗衡。
動漫的世界五彩斑斕,充滿了新奇、童真和快樂,這也是濰坊市天創傳媒有限公司負責人陳凱一直在動漫這個行業苦苦堅守七年之久的原因。作為濰坊第一家主打動漫產品的公司,如今專做商業動漫的陳凱已經被現實磨掉了不少當年的淩厲與對動漫世界的憧憬。“2011年前後,濰坊的動漫市場發展不錯,不少新的公司成立,但是這兩年不行了,也有不少公司堅持不下去而轉行。”2009年,在動漫之都杭州工作多年的陳凱回到老家濰坊成立了自己的動漫公司,但是這個市場給他的卻不是一個童話世界。
“現在我主要是以商業動漫為主,簡單來說就是按客戶的需求來製作,企業宣傳動畫都會做。”如今,陳凱帶領著一個十幾個人的小團隊成為堅挺在濰坊動漫市場中的一員,每秒幾十元到幾百元的製作費用是養活這個團隊的食糧。“以前也嚐試過原創動漫,從最初的表情包到簡單的幾分鍾小動畫我們都做過,但是市場推廣太難。”對於陳凱而言,漫畫製作技術不是難題,挖掘漫畫與市場的契合點才是自己動漫路上的“死命題”。
當然,抱著“玩一玩”心態的葛曉鵬也不是沒受到現實的打擊。“最初我們的作品規劃是20集,整體費用是600多萬元,到後來因為資金的問題隻能縮減到10集。”在動漫行業,資金問題成為發展掣肘之一。在2015年轉變思路之前,AG8亚游集团文化傳媒在動漫這一塊也一直處於虧損狀態,僅2014年就虧損了700多萬元。滾滾浪潮麵前,看來誰也不能幸免。
要擁抱互聯網擴大受眾群體
動漫與市場碰撞出商業火花,路還有很長。
“2009年,全國的動漫公司大約是10000家,到了2015年隻剩下3000多家,將近70%的動漫公司做不下去,這肯定不是企業問題,而是行業問題。”在鄂玉鵬看來,不僅僅是濰坊,整個中國動漫市場的發展都存在著商業模式不清晰的問題,而要解決這些,僅僅靠技術是不夠的。
沒有經驗的探索往往會出現偏離實際的情況,動漫在發展過程中也遇到了類似問題。“動漫的製作投入巨大,沒有足夠的資本支撐是難以實現的。長此以往,動漫公司壓縮製作成本粗製濫造的情況比較普遍。”除了行業通病外,傳統的借助電視媒體的動漫也存在難以找到黏性粉絲和麵向群體消費力不足的弊端。製約動漫發展的因素之一是內容低幼化導致的市場規模難以拓展。“單項傳播難以發現粉絲在哪裏,動漫的低齡特質也把受眾的商業貢獻割裂開。”鄂玉鵬說道。
幾年風雲變幻,濰坊的動漫市場也經曆了重新洗牌的過程。如今,依然堅守在動漫領域的探索者們帶著對動漫的特殊感情,孜孜不倦、不忘初心。
一部好的動漫作品沒有相應的延伸產品,顯然不能物盡其用,而作為動漫產業的下遊產品,沒有上遊優秀動漫作品的支撐,也必然難以達成期望的效果。“我們尋求跟旅遊景點合作,動漫裏的場景也是以濰坊本土景點為主。此外,明信片、卡通服飾、卡通腕表等衍生品也逐漸開發出來。”為了找到盈利渠道,葛曉鵬的團隊為《濰小箏的奇幻旅程》操碎了心。
動漫產業已經不是單純的製作、推廣,而必須遵循“動漫+”的邏輯,在這個邏輯之下,好的作品、好的項目、好的推廣渠道都很重要。動漫市場的發展,離不開“粉絲經濟”,而互聯網就是一個有效入口。“不管是點擊分成還是貼片廣告,現在互聯網動漫已經有較為完善的商業模式。對於濰坊動漫企業而言,可以嚐試從互聯網著手,一些有實力的企業也可以嚐試大電影。”麵對轉型,鄂玉鵬走的是一條擁抱互聯網和大電影思維的路子,並盡量將受眾年齡段上提至16歲,拉長消費群體構成。畢竟《大聖歸來》等動漫作品的熱映,讓動漫界憧憬了很多年的“全年齡動漫”漸漸清晰。
    濰坊晚報 魏慧敏(文)

合作聯係

地 址:山東·濰坊市高新區濰縣中路與健康街交叉口濰坊軟件園A座4樓

郵 箱:zdcm@oilsboy.com

傳 真:86-0536-8891031

合作熱線:400-999-6789

漫驢微信號 漫驢微博

AG8亚游集团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持有:山東AG8亚游集团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關於我們 | 聯係我們
友情鏈接:山東中迅網絡傳媒有限公司 中迅濟寧分公司 中迅泰安分公司 中迅菏澤分公司 濰坊中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濰坊市文廣新局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